当前位置:生活小百科 >> 正文

印男子靠老婆抗旱|印男子靠老婆抗旱 她们也被人称为"水妻"

2018-01-12 21:37:12 来源: 责任编辑:生活小百科

篇一 : 印男子靠老婆抗旱 她们也被人称为"水妻"

  印男子靠老婆抗旱

  Sakharam与他的四位妻子

  没有人愿意成为寡妇,别人都会戴上有色眼镜去看寡妇,在印度的一个小山村里,寡妇甚至是会遭到歧视的,只有再嫁才能重新获得尊重。然而,即使再嫁之后,都是只能做牛做马。当地因为缺水,所以需要她们每天走12个小时的路去取水,她们也被人称为“水妻”。

  7月17日报道,在印度西部有一个仅有500人的小山村,村子里人都相互认识,在那里记者见到了Sakharam。他的家是土坯房,有几根木梁支撑,虽然简陋,却是村子里相对较大的房子,他的家族也同样是村子里最大的。当房子的一个女主人出来迎接记者的时候,另外两位女主人也走了出来。当地人对外来者充满好奇心,同样记者也有很多疑问。

  这4人的关系是反常的、复杂的,同样也是违法的。起初这一家人和记者同样回避这一问题,但是最终Tuki向记者讲述了他们所面临的问题。她和丈夫结婚之后有6个孩子,她在家照顾孩子收拾家务,丈夫在外面种地养家,但是随即他们遇到了一个难题:没有水。Saakhri和Bhaggi每天要翻山越岭走10公里去运水。

  一位女主人Tuki在和记者闲聊时,另外两位女主人Saakhri和Bhaggi在一旁走来走去。她们的等级十分明晰,Tuki是Sakharam的第一位妻子,她笑着说:“我们结婚太久了,我都忘了是什么时候。”Saakhri和Bhaggi后来进入这个家庭嫁给Sakharam当第二、第三位妻子。

  他们生活的地方是丘陵地带,与其他村镇隔离且远离水源。在炎热干燥的季节,村里更是缺水严重,许多家畜都渴死了。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到水源地去取水回来,每天仅取水路上就需要大约12小时,Tuki说她不能离开孩子那么久去运水。她说丈夫别无选择,只好再娶第二、第三位妻子用来取水,这样她就可以留在家里照顾孩子。丈夫Sakharam说:“因为缺水,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。”

  Saakhri和Bhaggi在当地被称为“水妻”。数年来,她们重复着运水的生活,带上容器、穿越田野到山下的河流取水。每个容器一次能装15升水,每个人每次能运送两只容器。在雨季的时候由于水位上涨,她们还可以少走一段路程。

  对于Saakhri和Bhaggi来说,生活是不易的。她们曾经都是寡妇,在印度农村寡妇是受到歧视的,她们不能参与宗教活动,甚至不被允许与家人一起吃饭。不得已,她们选择了再嫁。在嫁给Sakharam后,她们重新获得了尊重,能够与家人一起吃饭了。她们一天要在早上5点、中午11点和下午5点出发3次去取水,日复一日。

  生活这么多年几乎没有改变,Saakhri和Bhaggi还要每天取水用来做饭洗衣。正是由于水,或者说资源匮乏,让这个特殊的家庭组建了起来。

篇二 : 奇葩!印度男子靠老婆抗旱

在印度西部有一个仅有500人的小山村,村子里人都相互认识,在那里记者见到了Sakharam。(www.jianliw.com)他的家是土坯房,有几根木梁支撑,虽然简陋,却是村子里相对较大的房子,他的家族也同样是村子里最大的。当房子的一个女主人出来迎接记者的时候,另外两位女主人也走了出来。当地人对外来者充满好奇心,同样记者也有很多疑问。图为Sakharam和他的三位妻子。

一位女主人Tuki在和记者闲聊时,另外两位女主人Saakhri和Bhaggi在一旁走来走去。她们的等级十分明晰,Tuki是Sakharam的第一位妻子,她笑着说:“我们结婚太久了,我都忘了是什么时候。”Saakhri和Bhaggi后来进入这个家庭嫁给Sakharam当第二、第三位妻子。图为Tuki在用雨水洗餐具。她负责照顾家,另外2为妻子负责出门打水。

这4人的关系是反常的、复杂的,同样也是违法的。起初这一家人和记者同样回避这一问题,但是最终Tuki向记者讲述了他们所面临的问题。她和丈夫结婚之后有6个孩子,她在家照顾孩子收拾家务,丈夫在外面种地养家,但是随即他们遇到了一个难题:没有水。Saakhri和Bhaggi每天要翻山越岭走10公里去运水。

他们生活的地方是丘陵地带,与其他村镇隔离且远离水源。在炎热干燥的季节,村里更是缺水严重,许多家畜都渴死了。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到水源地去取水回来,每天仅取水路上就需要大约12小时,Tuki说她不能离开孩子那么久去运水。她说丈夫别无选择,只好再娶第二、第三位妻子用来取水,这样她就可以留在家里照顾孩子。丈夫Sakharam说:“因为缺水,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。”图为第二位妻子Saakhri在水源地打水。

Saakhri和Bhaggi在当地被称为“水妻”。数年来,她们重复着运水的生活,带上容器、穿越田野到山下的河流取水。每个容器一次能装15升水,每个人每次能运送两只容器。在雨季的时候由于水位上涨,她们还可以少走一段路程。图为Sakharam在他黑暗的房子里,他说:“缺水、少电让我们的生活十分不易。”

对于Saakhri和Bhaggi来说,生活是不易的。她们曾经都是寡妇,在印度农村寡妇是受到歧视的,她们不能参与宗教活动,甚至不被允许与家人一起吃饭。不得已,她们选择了再嫁。在嫁给Sakharam后,她们重新获得了尊重,能够与家人一起吃饭了。她们一天要在早上5点、中午11点和下午5点出发3次去取水,日复一日。

生活这么多年几乎没有改变,Saakhri和Bhaggi还要每天取水用来做饭洗衣。正是由于水,或者说资源匮乏,让这个特殊的家庭组建了起来。图为他们简陋的生活设施。

篇三 : 印男子靠老婆抗旱引警惕: 印度旅游时需要注意些什么?(警告)

图为Sakharam和他的三位妻子。(www.jianliw.com]

7月17日报道,在印度西部有一个仅有500人的小山村,村子里人都相互认识,在那里记者见到了Sakharam。他的家是土坯房,有几根木梁支撑,虽然简陋,却是村子里相对较大的房子,他的家族也同样是村子里最大的。当房子的一个女主人出来迎接记者的时候,另外两位女主人也走了出来。当地人对外来者充满好奇心,同样记者也有很多疑问。

这4人的关系是反常的、复杂的,同样也是违法的。起初这一家人和记者同样回避这一问题,但是最终Tuki向记者讲述了他们所面临的问题。她和丈夫结婚之后有6个孩子,她在家照顾孩子收拾家务,丈夫在外面种地养家,但是随即他们遇到了一个难题:没有水。Saakhri和Bhaggi每天要翻山越岭走10公里去运水。

一位女主人Tuki在和记者闲聊时,另外两位女主人Saakhri和Bhaggi在一旁走来走去。她们的等级十分明晰,Tuki是Sakharam的第一位妻子,她笑着说:“我们结婚太久了,我都忘了是什么时候。”Saakhri和Bhaggi后来进入这个家庭嫁给Sakharam当第二、第三位妻子。

篇四 : 靠YouTube度日子的老张

  上班第一天,刷完手指进屋,就看见一团烟雾,乖乖莫非是《迷失》中的鬼怪!

  走近观瞧,只见一壮汉头戴耳机,左手衔烟,右手托腮,对着16:9的DELL液晶宽屏,痴痴地笑。

  “老张,看啥呢,这么起劲儿啊?”我丢下包,脱去了外套。见他没反应,照他肩胛骨就是一掌。

  “哎哎……谁呀?”老张晃着胳膊,抬头望望我,又指指屏幕。哦,我这才看清,原来老人家看得是还是满时尚的YouTube嘛!我帮他把耳机卸下,悠悠地说:“老张,您这样可不行,今天可是全国爱耳日。您别总挂着这个啦!”“没事,嘿嘿,老外这东西拍的真逗,比起国内那些网站上什么艳照啊、泼妇骂街啊、情侣偷拍啊……好多了!”我顺势瞥了一眼屏幕——原来是《animal world》。老张真有品位。

  “您咋还知道这么流行的YouTube呢?”我边拖鼠标笑着问道。“还不是我那丫头,天天看!说什么练英语的视频,蒙谁啊!教我一下子给揭穿了!”老张深吸了一口,喷出两个圈来,露出洋洋自得的样子。“得,您啊,还真得谢谢孩子!多好的闺女啊,给老爸找了这么一块新大陆!怎么说您也得给她发条短信祝福一下啊!”我打趣道,“您知道今天什么日子么?”“爱……爱……爱耳日啊!”老张一激动就结巴。我一摆手,“不光这个,这不说您女儿么?今天啊,是日本的桃花节!”我顿了顿,呷了口奶茶,“那些日本的大姑娘、小媳妇们,包括小孩子,今天都会在衣襟上绣上花‘桃子’,里面放着香草,相当一个护身符,也叫‘桃符’,取个谐音,就是“逃”避灾难的意思,同时也象征着青春美好哩!“老张看了我足有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,没说话。后来,从牙缝里迸出一句,“臭小子,你百家讲坛看多了吧,还真当你是于丹易中天啦!准是用百度google的吧,再说了……日本女孩节让她们过去,中国人凑啥热闹?”说的我哑口无言,他却掏出手机噼里啪啦打了一句“桃花节快乐!”,按下了“发送”。然后,重新挂上了耳机,投入到YouTube的怀抱中去也。

  谁说YouTube只是年轻人的最爱,我跟谁急,简直是轻视大爷大妈的网络助推力。陈冠希的风流韵事,还是大妈把我堵在犄角旮旯里说的呢!在线视频比电视直接,因为短小精悍。潘长江不是有句名言么,浓缩的都是精品!在YouTube的老家美国,这一点得到了充分的应验,光2007年,近半数的美国网民都被YouTube俘获了,他们每天观看或发布视频的流量翻了一番。2007年,有48%的网民曾至少访问过视频共享站点一次,以观看或发布视频内容,在2006年,这个数字还只是33%。2007年,平均每天有15%的用户在视频共享站点上观看或发布视频内容,而一年前的这一比例是8%。

  而且,据YouTube联合创始人斯蒂夫·陈表示,今年YouTube还将推出实时在线视频服务。也就是用摄像头一边录像,一边将数据上传到网络,达到实时效果。对互联网来说,这已经不是什么新生事物。雅虎今年2月份推出了类似的一项在线视频“试验性服务”。而且,雅虎的在线视频还拥有一项独特功能,即当用户的摄像头连入网络时,用户本人也可以看到观看这段视频的用户,在视频过程中还可以进行实时聊天。换句话说,假如陈冠希在拍摄的过程中连上了网,那他不但可以自娱自乐,还可以跟网友随时聊聊感受。(此处少儿不宜,小盆友应跳开,或者堵眼睛,否则就让家长领走!)对于陈冠希上传这样劲爆的视频总要有些bonus吧,没错,美国YouTube早就开出了价码,对于那些定期上传视频的常客,将会按点击率获利,如果视频被浏览过百万,上传者将得到数千美元的酬劳。又能上传,又能赚钱,好事吧!跟国内视频网站(如土豆)的贴片广告相比,这样长久聚敛人气的生意经值得汲取。

  此外,调查还显示,男性比女性更爱用YouTube━━使用视频共享站点的男女比例分别为53%和43%,在年龄不到30岁的成年人中,有70%的人使用视频共享站点;在65岁及以上年龄的人群中,这一比例仅为16%。而约有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自己录制视频——这一比例与2006年初相同,但发布视频的人的比例增长了3倍,由2006年的4%提高到了14%。一个全民的自拍与拍人革命正在进行中,你装饰了别人的摄像头,别人装饰了你的眼球,就是这个道理。自拍,上传,收看,这一条龙服务,比电视做的更加快速、高效、有亲和力!只是没有电视清晰,但这在IBM眼里根本不是问题。据说,人家正在研发一种高速互联网技术,届时一部高清电影将会瞬秒即下,爽得很呢!虽说蓝光把HD DVD挤出了国际标准的大家庭,但是有了IBM的新技术,蓝光的宝座恐怕也会晚节不保。听说,微软的“云技术”也上马了,倒时候,谁能在网上清晰地看视频,痛快的下视频,就看各方高人的看家本事了。

  “臭小子,你啰嗦唆不啰嗦,相当唐僧啊,当观众是白痴啊?”老张发飙的样子像一头发情的公牛,哼哼着鼻子,瓮声瓮气地,让人想起了直升飞机。“得,不打扰您看了,我走,行吧?”一溜烟回到了工位上,用手机蓝牙传到了笔记本,取了个“The Freak watching YouTube”的名字传了上去,好久没搞恶作剧了,手痒,心更痒!嘿嘿!

篇五 : 靠YouTube度日子的老张

  上班第一天,刷完手指进屋,就看见一团烟雾,乖乖莫非是《迷失》中的鬼怪!

  走近观瞧,只见一壮汉头戴耳机,左手衔烟,右手托腮,对着16:9的DELL液晶宽屏,痴痴地笑。

  “老张,看啥呢,这么起劲儿啊?”我丢下包,脱去了外套。见他没反应,照他肩胛骨就是一掌。

  “哎哎……谁呀?”老张晃着胳膊,抬头望望我,又指指屏幕。哦,我这才看清,原来老人家看得是还是满时尚的YouTube嘛!我帮他把耳机卸下,悠悠地说:“老张,您这样可不行,今天可是全国爱耳日。您别总挂着这个啦!”“没事,嘿嘿,老外这东西拍的真逗,比起国内那些网站上什么艳照啊、泼妇骂街啊、情侣偷拍啊……好多了!”我顺势瞥了一眼屏幕——原来是《animal world》。老张真有品位。

 

  “您咋还知道这么流行的YouTube呢?”我边拖鼠标笑着问道。“还不是我那丫头,天天看!说什么练英语的视频,蒙谁啊!教我一下子给揭穿了!”老张深吸了一口,喷出两个圈来,露出洋洋自得的样子。“得,您啊,还真得谢谢孩子!多好的闺女啊,给老爸找了这么一块新大陆!怎么说您也得给她发条短信祝福一下啊!”我打趣道,“您知道今天什么日子么?”“爱……爱……爱耳日啊!”老张一激动就结巴。我一摆手,“不光这个,这不说您女儿么?今天啊,是日本的桃花节!”我顿了顿,呷了口奶茶,“那些日本的大姑娘、小媳妇们,包括小孩子,今天都会在衣襟上绣上花‘桃子’,里面放着香草,相当一个护身符,也叫‘桃符’,取个谐音,就是“逃”避灾难的意思,同时也象征着青春美好哩!“老张看了我足有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,没说话。后来,从牙缝里迸出一句,“臭小子,你百家讲坛看多了吧,还真当你是于丹易中天啦!准是用百度google的吧,再说了……日本女孩节让她们过去,中国人凑啥热闹?”说的我哑口无言,他却掏出手机噼里啪啦打了一句“桃花节快乐!”,按下了“发送”。然后,重新挂上了耳机,投入到YouTube的怀抱中去也。

  谁说YouTube只是年轻人的最爱,我跟谁急,简直是轻视大爷大妈的网络助推力。陈冠希的风流韵事,还是大妈把我堵在犄角旮旯里说的呢!在线视频比电视直接,因为短小精悍。潘长江不是有句名言么,浓缩的都是精品!在YouTube的老家美国,这一点得到了充分的应验,光2007年,近半数的美国网民都被YouTube俘获了,他们每天观看或发布视频的流量翻了一番。2007年,有48%的网民曾至少访问过视频共享站点一次,以观看或发布视频内容,在2006年,这个数字还只是33%。2007年,平均每天有15%的用户在视频共享站点上观看或发布视频内容,而一年前的这一比例是8%。

  而且,据YouTube联合创始人斯蒂夫·陈表示,今年YouTube还将推出实时在线视频服务。也就是用摄像头一边录像,一边将数据上传到网络,达到实时效果。对互联网来说,这已经不是什么新生事物。雅虎今年2月份推出了类似的一项在线视频“试验性服务”。而且,雅虎的在线视频还拥有一项独特功能,即当用户的摄像头连入网络时,用户本人也可以看到观看这段视频的用户,在视频过程中还可以进行实时聊天。换句话说,假如陈冠希在拍摄的过程中连上了网,那他不但可以自娱自乐,还可以跟网友随时聊聊感受。(此处少儿不宜,小盆友应跳开,或者堵眼睛,否则就让家长领走!)对于陈冠希上传这样劲爆的视频总要有些bonus吧,没错,美国YouTube早就开出了价码,对于那些定期上传视频的常客,将会按点击率获利,如果视频被浏览过百万,上传者将得到数千美元的酬劳。又能上传,又能赚钱,好事吧!跟国内视频网站(如土豆)的贴片广告相比,这样长久聚敛人气的生意经值得汲取。

  此外,调查还显示,男性比女性更爱用YouTube━━使用视频共享站点的男女比例分别为53%和43%,在年龄不到30岁的成年人中,有70%的人使用视频共享站点;在65岁及以上年龄的人群中,这一比例仅为16%。而约有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自己录制视频——这一比例与2006年初相同,但发布视频的人的比例增长了3倍,由2006年的4%提高到了14%。一个全民的自拍与拍人革命正在进行中,你装饰了别人的摄像头,别人装饰了你的眼球,就是这个道理。自拍,上传,收看,这一条龙服务,比电视做的更加快速、高效、有亲和力!只是没有电视清晰,但这在IBM眼里根本不是问题。据说,人家正在研发一种高速互联网技术,届时一部高清电影将会瞬秒即下,爽得很呢!虽说蓝光把HD DVD挤出了国际标准的大家庭,但是有了IBM的新技术,蓝光的宝座恐怕也会晚节不保。听说,微软的“云技术”也上马了,倒时候,谁能在网上清晰地看视频,痛快的下视频,就看各方高人的看家本事了。

  “臭小子,你啰嗦唆不啰嗦,相当唐僧啊,当观众是白痴啊?”老张发飙的样子像一头发情的公牛,哼哼着鼻子,瓮声瓮气地,让人想起了直升飞机。“得,不打扰您看了,我走,行吧?”一溜烟回到了工位上,用手机蓝牙传到了笔记本,取了个“The Freak watching YouTube”的名字传了上去,好久没搞恶作剧了,手痒,心更痒!嘿嘿!



>>返回 生活小百科 内容:http://www.jianliw.com/420720.html

文章很赞,分享给朋友
相关内容


月色入户欣然起行 钟汉良飞一般爱情小说 小说大纲范例 大明穿越小说排行 小说故事大纲怎么写 战天星45集电视剧本 datagridview选中行 contextmenustrip datagridview取消选中 李波儿微博

免责声明:本站作品均来自网友分享或互联网,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,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。

CopyRight @ 2008-2018 jianliw.com 生活小百科,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粤ICP备150148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