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生活小百科 >> 正文

高一生物第五章第一节|兽双生 【第一章 父恨】

2018-09-13 21:12:05 来源: 责任编辑:生活小百科

篇一 : 兽双生 【第一章 父恨】

  我拥有贵族血统,我就该脱俗世尘。

  我的每次过错都变得不可原谅。

  父亲,比与你所在乎的家族威严和势力,

  我,母亲,大哥,二哥,都不过是这威严下苟活的蝼蚁,

  不过一枚棋子罢了。

  这样的夜不知这个月已经是第几次见了。

  透过那狭窄的天窗遥望着远挂于天际的残月,任由冰冷的月光洒在身上,比起自己所处的这个地方,阴冷黑暗。那月亮都显得那么明亮,那么温暖。

  琉珀望着那冰月,几缕散发垂在额前,遮挡着视线。借着冷清的月光,琉珀白皙的手臂上一道鞭印,触目惊心。

  学不好你就该死。

  耳边总是回荡着父亲的这句话,眼前便闪过那个男人凌厉的侧脸,那双蓝色眸子里满是轻蔑与讽刺。

  这日南野琉珀正同往常一样在武馆中学习魂术,导师冬曼正领着他领悟摄灵术的真谛。

  “用吾之魂灵包围尔,给予你阳光与天伦之乐,听吾之话语,做吾之扑下,摄灵术!”

  这样一连串拗口的咒语念出,除了从身体中飞出几缕入炊烟般的金光以外,就再无后续。

  琉珀有些浮躁,纵使已经尝试了近百次,却没有丝毫进展,自己的魂灵却消耗不少。

  “能悟透魂术者,属魂灵高尚者,浮躁的心只会让你的魂灵不再纯洁。”冬曼走上前,慈父般拍了拍琉珀的左肩,转身离开了,只留琉珀一人,独自站在这硕大的房间里,继续领悟,继续失败。

  一遍一遍的念着那一句咒语,魂灵急耗的同时也已体力不支。

 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去,灼日也收起炽热的光辉,渐渐隐没于座座磅礴的建筑后。

  走廊上,传来铁靴敲击地板的声音,声音渐近,在门口处停下,坐在地上的琉珀闻声望去,最先坠入瞳孔的就是男人左肩上龙口大开的银制肩胛。

  南野琉珀有些迟钝的起身,喊了一声“父上。”

  门口身着铠甲的中年男子应了一声,迈步走到琉珀面前。

  “你在干什么。”

  “回父上,领悟摄魂术的真谛。”

  “做给我看。”

  这样的对话迅速生疏了两人的关系,琉珀焕然看到男子背在身后的左手上握着一条碗口粗的麻鞭,这是驯兽的鞭子。

  “用吾之魂灵包围尔,给予你阳光与天伦之乐,听吾之话语,做吾之扑下,摄灵术。”这咒语不知念了几万遍,琉珀都有些恶心了。

  两道金光软弱的盘旋而出,交融,撑起一个巨大的金色光球,球壁却轻如薄纸。

  男子皱着眉,伸手按在球壁上,好不容易结成的囚笼,如气泡般破裂,一点痕迹都不留。

  琉珀怔怔的站在原地,一脸木然。

  却忽然觉得手臂上袭来一阵刺痛,如针一般扎醒了他,低头看时,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鲜红的鞭印。

  “父上!”琉珀惊愕的抬头,却看到的是男子蓝色眼眸中的黯然,男子左手握着的那条如蟒蛇般的麻鞭,鞭尾重重的打在地上。

  “你的躯体里流淌着南野家族的血,并继承这个家族强大的魂灵,学不好,你就该死。”男子语气冷淡,一字一句如匕首般捅穿了琉珀的心。

  男子转身离开了房间,留下琉珀一人,独自哀伤。

 

    初三:妖兽

篇二 : 紫凝血蝶 第一章 转班生

  教室门外,走来一位悠闲的少年,面容冷俊,优雅的面部线条勾勒出他孤傲绝美的面容,淡淡的光泽流转在他的肌肤之间。的确让人心动,但栀淅雪只是看了一眼,便低下头继续做自己的事,仿佛无视他了,少年{星飒}见她居然无视他,就庸散的坐在了她旁边,浅紫色的眼睛略带忧伤的看着周围,仿佛回到了过去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那一年,她才10岁!

  “淅——雪——你——已——经——没——有——妈——妈——了”

  世界就是在那一刻没了声音!

  在那刹那间,胸口,被彻骨的寒冷毫不留情地彻底冻结了,贯穿了。

  从此后,就剩下了留着鲜血的伤口。

  那是,

  即便用尽全力,

  也永远都无法愈合的伤痛。

  灿烂夺目的缅栀琥珀石从她的手中坠落,落在坚硬的石阶上,发出清脆的撞击声,

  恍若在瞬间丢失了自己的灵魂!

  她只能呆滞地站着,

  眼中,空洞的光茫散尽。耳边,再没有任何声音,死寂一片,

  如雪一般的缅栀花,在她的身后,静静地飘落,

  痛苦的回忆赤裸裸地浮现在眼前,好像在时刻警告她别忘了,你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,没有人会喜欢她,脑中只有别人无数的同情和令人厌恶的嘲讽,她讨厌这些认为自己很高洁的人,其实他们什么都不是!

  她静静地看着他,仿佛知道他会嘲笑自己,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,可是他并没有做什么,只是看了她一眼,便转移视线。

  她的头好痛,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常常这样,很快,她便放弃了挣扎,陷入那个无尽的噩梦中。

 

    四年级:12456哥哥

篇三 : 五年一班的学校生活(第一章)插班生赵锐

  “出事了,出事了!”五(1)班的“小灵通”郭阳一进教室门就大声嚷起来。

  班长万敏拿起一本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地砸在郭阳的脑袋上,大声地对郭阳说﹕“郭阳,课间休息嚷什么嚷,打扰同学们休息呀!你消息虽然灵通,但不能为所欲为吧!”

  郭阳向万敏做出求饶的姿势,说﹕“女皇大人,小的知错了!但是您不也一样吗?”

  万敏听后,准备一个巴掌打过去,又收回来,说﹕“算了,说吧。”

  郭阳马上走上讲台,对同学们大声说﹕“注意了,注意了,各位同学注意了!我发现了新大陆。”

  这时,“插嘴王”李腾瑞跳出来,说﹕“‘小灵通’,什么新大陆,地震还是火山爆发?”

  “哎,我说‘插嘴王’,你升级了,郭阳还没说完‘陆’呢,就插嘴了呀!”万敏笑着说。

  “对,我又升级了,”他摆出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,“告诉你们,不要太崇拜我哦!”话音刚落,全班人一声“切”回应了他。

  紧接着,站在讲台上的郭阳说﹕“我发现的新大陆就是今天有一位插班生来我们班,而且谁跟他坐在一起会倒大霉的。哈哈!”

  教室一片寂静。过了一会儿,有人问他为什么?他故意神秘地说﹕“先不说,等会就知道。”

  “叮铃铃……”上课了。班主任李老师满面春风地走进教室,后面紧跟着一位腼腆的男同学。

  李老师笑眯眯地说﹕“同学们,今天来了一位新同学。他叫赵锐。大家欢迎他!”

  教室顿时一阵雷鸣般的掌声。

  掌声过后,那位腼腆的男生说﹕“大家好!我叫赵锐,希望和大家成为好朋友。谢谢!”

  话音未落,教室里弥漫着蒜味,同学们个个都捏着鼻子。

  李老师说﹕“好,赵锐。你就坐在体育委员魏凯旁边的空座位那吧!”

  李老师的话刚说完,赵锐就径直走向魏凯旁边的空位子。

  哎,看来,五(1)班的日子要天天弥漫在蒜味里了!

    五年级:王婷

篇四 : 第一章 转校生

  “凌。准备一下吧。今天就要去寻找下一任的统领者了。”冰淡淡的说道。

  “是。”凌拿来了戒指。

  那是一个纯银的冰雪连戒指,在戒指的中心是蓝色的钻石。这是着Precious最高统领者的身份,冰。性格像云一样变幻莫测,捉摸不透。

  “冰~真的要现在去吗?~”一个坐在冰身边的女孩,右手里拿着一支吸管,左手拿着冰橙汁,拉着长音说到。

  “雪。不要发牢骚了。夜都已经走了。”冰看着眼前的雪。

  雪。Precious的第三统领者。拥有一枚雪花式的戒指,戒指中心是一颗粉色的钻石。雪是最爱发牢骚的。

  夜。Precious的第二统领者。拥有一枚银月式的戒指。是Precious统领者中最冷的。

  一周后的圣琳学院

  “同学们,今天班级里来了一位新同学,名字叫夏辛冰,是从国外转到这里的。大家欢迎。”欧阳老师介绍到。

  “大家好,初次见面,请多多指教。大家可以直接叫我冰。”冰的伪装可不是一般的呢,除了雪和夜一般人是不会轻易察觉到的。

  “诶?这个冰给人的感觉好奇怪啊。怎么看都不是‘正常人’。”蓝梦惜自言自语道。

  “同学,不建议我坐在你身边吧。”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惜的身边,笑问道。

  “可以。当然可以。”惜抛开了刚刚奇怪的念头,笑道。“我叫蓝梦惜,请多多指教。”

  “惜吗?好可爱的名字呢。”冰笑了起来。

  “谢谢呢。你的名字也很好听呢”惜愣了一下,说了这么一句。

  一周后的静默学院

  同学甲:“听说了吗?好像有人从很远的地方转来了。”

  同学丙:“嗯,是啊,好像是因为父母的原因从澳大利亚转来的。”

  同学甲:“好奇怪啊,为什么会从那么远的地方来这里啊?”

  同学乙:“好了,好了,别说了。老师来了。”

  “同学们,大家都听说了吧,这就是今天班里来的新同学,大家欢迎。”陈老师拉着叶梓夜的手说道。“来。向大家做自我介绍吧。”

  “我叫叶梓夜,初次见面,请多指教。”

  让夜来寻找下任真不知道她会用什么奇怪方法。

  “叶梓夜同学,正好安羽琳那里有个空座位,你就先坐在那里吧”陈老师看了班级一圈,最后决定的。

  “安羽琳,请多指教”羽琳抬起头来说道,之后有低头写起来作业。

  一周后的影济学院

  上课铃~起~

  “同学们,想必大家都听说了,今天要来一位转校生,大家欢迎吧!”

  “嗯~还真是慢啊。”雪在班级门外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着。

  “苏冰雪,你进来吧”

  “呼~可算是可以进去了”雪走了进去“等了好久啊,我叫苏冰雪,初次见面,请多多指教~~~”

  “嗯~苏冰雪,我叫慕清水,叫我清水吧。多多指教~~~”清水不管其他同学,快速走到雪的面前,握住雪的手“来我这里坐吧~~好不好嘛~~”

  “嗯……嗯……”雪被吓了一跳,说完就被清水拽着小跑着到了座位。

  “呼~吓死我了。这姑娘也太疯狂了吧。”雪轻轻呼出了一口气,小说嘀咕着。

 

    初一:苏雪惜

篇五 : 高中第一个五一节

  音乐随着咖啡的香味一起在这个房间里弥漫开来,慢慢地充溢着这个空间里的每一个角落。黄昏中那抹瑰丽的晚霞渗入每一缕如棉花般柔软的雨丝里,而我依在那大大的藤椅子,整个身体好像陷在了椅子中。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午后,这样一个慵懒的我贪婪地享受着这个同样有些令人慵懒的午后。于是,思绪便开始在这充斥着幸福味道的午后开始散步。与旋律轻舞,在每缕云丝间游弋。

  这是个接近五一长假结束的日子,这是在高中里渡过的第一个五一节。长假在一次次拿着手指脚趾算日子中流逝了,不禁让人在朱老先生的匆匆中感叹光阴的流逝。

  我们也有放长假,那我们也算是劳动者吗耕者劳力也,官者脑力者也,那吾等岂非脑力劳作为主,劳力劳动为辅的劳苦大众

  前日见旧友萌时,她飞奔而止,待到四目相视时,无语。问之,何故萌曰:“你瘦了”。对曰:“彼此,彼此。”

  记得,初一,二时,我还是很木然,对于考试分数,排名并不在乎,每当萌在大考之后在我面前预算她的排名或问我考后之感时,我总跟个木头似的。想想那时,我就好像个熟睡的婴孩,不知自己背负着多少的企盼与希望。直到初三才像从梦中醒来一般,才意识到事态严重。

  也许是初三那一年里,在折腾中的我,受了点教训,于是,便在那丝丝隐约的痛中长大了,如蛹破茧化蝶般。

  在高中虽偶尔还会淘气,但也有点收敛,不再放纵自己胡闹了。那一年里我想了很多,也明白了一些事,当然也包括那身上背负的希望与企盼。也许长大不单指年龄上的增长这一简单的涵义,而是更侧重于思想上的成长与飞越吧!

  我不知道用一年的时间来学会长大,那代价是不是太大了,但我至少可以肯定那是对的。

  想想高中这一年从二楼到三楼,这一路走来虽无什么惊世创举,但也是小有成就吧。至少那是自己用心一步一步脚踏实地走出来的,没有渗入水份,没有加入任何虚伪的东西。也许没有那年的成长,至今我也许还在“沉睡”,浑浑噩噩地。

  那年我学会了长大,就如劳动者学会了用工具。而现在继续长大的我,则在高中这块土地上找出条通向象牙塔的路,然后脚踏实地冲向它,走下去。也许在这一路上我要放弃沿途的美景,也许要丢下一些包袱,舍弃一些东西,但这一切在一生的幸福面前又算什么呢人,这一生能为自己储存幸福的时光又有多少呢

  “啪”音乐停止了,漫想也中断了。天边已被夜色所笼罩,一切也曲终思断了。在这个假期过后,一切又会恢复,而我们仍旧会辛勤地劳作着。



>>返回 生活小百科 内容:http://www.jianliw.com/606121.html

文章很赞,分享给朋友
相关内容


月色入户欣然起行 钟汉良飞一般爱情小说 小说大纲范例 大明穿越小说排行 小说故事大纲怎么写 战天星45集电视剧本 datagridview选中行 contextmenustrip datagridview取消选中 李波儿微博

免责声明:本站作品均来自网友分享或互联网,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,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。

CopyRight @ 2008-2018 jianliw.com 生活小百科,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粤ICP备15014829号-1